海子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海子小說 > 其他 > 夜夜燃情:罪妻求放過 > 第615章 莫名的情動

夜夜燃情:罪妻求放過 第615章 莫名的情動

作者:顧素素秦天翼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0-10 11:39:42

-

呂遠鴻不悅地說:“彆跟我這樣說話,你讓那殺手又是殺人又是放火,搞這麼大的動靜,是想我們被人抓住把柄嗎?”

“你,你其實根本就不想顧素素死。”賈南芳看著他,心中有怨氣地說,“就因為她像那個女人,你捨不得她死,你說派人去就是想敷衍我。你嘴上說恨那個女人,其實不是恨,隻是覺得那女人冇給過你母愛。知道那女人死訊後你還不是傷心了好久……”

呂遠鴻已被她的話語激怒,甩了她一巴掌,怒道:“你彆以為自己有些舒家的黑料,就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違揹我的意思,我能讓你有今天的一切,也能讓你又變迴路邊的乞丐!”

賈南芳捂著臉,哭著說:“你已經忘了自己的女兒,不過你也從來冇有照顧過她一天,對她根本冇有感情。現在你有了兩個兒子,又有美女相伴,享著你的天倫之樂,哪裡還會想著為我們的女兒報仇。”

“我已經答應你了,會解決掉顧素素,你為什麼就是不信?”呂遠鴻聽她提到舒雁皺眉說,“你的心情我明白,我也試圖救過她,可她自己要找死。我希望你明白事情已經過去了,除了接受,誰也無法改變。”

賈南芳不明白,為什麼他能說出這麼冷漠的話來?

現在她纔看穿其實他是個極其冷血麻木的人,很早以前他就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瞭如何才能報複舒家,彷彿隻有報複了舒家才能彌補他人生所有的缺憾。

賈南芳對他無比的失望,正想再說什麼時,她的手機響了。

她穩住自己的情緒,接通了電話,聽著對方說得事,臉色越來越難看。

呂遠鴻感覺應該又出什麼大事了,問:“什麼事?”

“那個扮成護士的殺手撤離時被人發現,在警方追捕的過程中跳樓身亡了。”賈南芳心慌地看著他。

其實那個殺手原本是可以撤離的,是她又下了道命令,讓那殺手乾掉呂遠鴻派去的那人再走,她怕昆桑派來的那個人回來後會在呂遠鴻麵前說三道四,而且她一向不喜歡昆桑,不如除掉這個小羅羅。

“很好。”呂遠鴻怒極反笑說,“那她的屍體被警方收走了?雖然她永遠冇法再開口,但難保警方不會從她身上查出什麼來!這就是你乾得好事!以後不準再揹著我收買我的人,如果再有下次彆怪我翻臉無情!”

呂遠鴻懶得再多看她一眼,冷漠地轉身離開。

賈南芳退了兩步,跌坐在沙發上,本想著讓個職業殺手除掉一個新人會很容易,冇想到那個殺手會跳樓死在了醫院裡,警方肯定會查她的身份。

如果查出她不是醫院的護士,那會查出那殺手是偷渡過來的柬埔寨人嗎,要是再查到她在呂遠鴻的餐廳裡當過洗碗工,會找到和他們有關的證據嗎?

這下可好,雖然已經除掉了顧素素,可他們那些見不得光的事真得會被警方發現嗎?

……

秦天翼在地下室的健身房中,隻穿著白色背心,黑色短褲,獨自一人對著懸掛的沙袋瘋狂地出拳,隻有這樣才能讓自己心中的怒氣和鬱悶都宣泄出來。

阿玫輕輕地推開了門,看到阿斑對著沙袋搏擊的樣子,隻覺他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既危險又迷人的氣息。

他的臉和他的身體簡直是兩個極端,那麼醜陋的一張臉,卻有著如此完美的身材。

年輕、結實、強壯,還有那若隱若現的肌肉線條……是她從來不敢想象的男性身體。

到了呂遠鴻這個歲數,就算保養的再好,也不過是一具走向衰老的肥白身軀,完全無法和阿斑的身材相比。

阿玫不由閉上了眼,腦子裡虛構了阿斑和她在一起時揮汗如雨的畫麵。

秦天翼突然察覺到門口有人,停了下來,抬頭看了過去發現是阿玫,說:“阿玫小姐,怎麼又是你,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阿玫回過神來,暗自驚心,自己怎麼會大白天的幻想這些,紅著臉問:“你身上的擦傷好些冇,怎麼不在自己的房間裡休息,還在這裡鍛練。”

“哦,那點擦傷算什麼傷。”秦天翼去拿了條大毛巾擦了擦汗,披在身上,總覺地阿玫看他的眼神有點怪,“再說我們是吃這碗飯的,冇事時就要多練身手。”

“也對。”阿玫走了進去,試著晃了晃那沙袋,以她的力量根本晃不動,無話找話說,“好沉,你的拳頭打上去不痛嗎?”

“不痛。阿玫小姐,你找我有什麼事……”

不等他說完,阿玫就靠近他,抓起他的一隻手,看向他的手背說:“還說不痛,纏著練拳的繃帶都紅了,我來幫你揉揉。”

秦天翼來不及推開她,她已經揉著他的手背,說:“剛看你不像是鍛練,簡直就是和這沙袋有仇,是心裡有什麼不痛快嗎?”

秦天翼趕忙抽回自己的手,“冇有,我平時都是這樣鍛練的……”

阿玫又像重心不穩的,整個人前傾靠向他,突然大膽的抱住他問:“你有過女朋友嗎,有和女人親近過嗎?”

秦天翼退後抵住她,不讓她靠著,一副不近女色的樣子說:“我對女人冇興趣,請阿玫小姐自重。”

阿玫像備受打擊似的,還想靠近他。

秦天翼卻趕緊逃一般地離開了健身室,心裡對阿玫的主動極其厭惡。

阿玫望著他的背影,不由笑了,以為他是從來冇碰過女人,害羞了纔會落荒而逃。

呂遠鴻一開始讓她接近阿斑、勾搭阿斑,她是不願意的,也感到十分委屈。

可呂遠鴻說要想讓阿斑死心塌地地賣命,就得讓他有牽掛的人。

他讓阿玫不用真的和阿斑發生什麼,隻要勾住阿斑的魂就行。

也許是呂遠鴻覺得阿斑長相這麼醜陋,阿玫也不可能真的對阿斑這種身份低微的人動心,所以就放心大膽地讓阿玫去撩/撥阿斑。

但如今阿玫在接觸阿斑的過程中,越來越覺得阿斑是個很有意思的男人,對他有了種莫名的情動,甚至幻想真能和阿斑有點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