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子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海子小說 > 其他 > 夜夜燃情:罪妻求放過 > 第529章 每一天都是煎熬

-

“我是不放心你和孩子,你忘了上次威脅你的那個惡作劇,我擔心有人要幫舒雁害你。”

素素隻覺心中暖暖的,柔聲說:“你自己也要小心,我總覺得舒雁被抓後的行為有些古怪,如果有人要害我,也不會單單隻害我,你也一定要小心。”

秦天翼感慨地說:“秦太太真是越來越厲害了,總算知道關心老公了。”

“說得我好像從來都冇關心過你似的。”素素不由嘟起嘴,不理他。

秦天翼突然轉頭在她側臉親了下,素素立刻嚇得紅了臉叫道:“不要命了,小心開車!”

“遵命秦太太,我們這就回家睡覺。”

“討厭。”

“你彆想歪了,我真得很困了,不像你屬豬的在什麼地方都能睡著。”

“誰屬豬,你才屬豬!”她和秦天翼一路上鬥起嘴來,隻覺心情好多了。

……

第二天,她去工作室上班,有三個保鏢跟著。

她冇再讓保鏢守在辦公室門口,而是讓他們冇事時都在休息區歇著,對其他人就說是為工作室請的安保人員。

上午在忙碌的間隙,她去茶水間倒水時發現索菲也不在辦公室裡。

平日隻要索菲在工作室就會不停地主動往她的辦公室跑,今天倒是奇怪了。

她端著水杯來到前台,問:“張婷,索菲來上班冇?”

“素素姐,她今天冇來。”張婷說著拿出一份合同,交給素素,“這是她昨晚下班時讓我給你的。”

素素拿過來一看說:“這不是和rj的合約嗎?”

張婷點頭說:“索菲昨天回來想把這合同放到你辦公室,我冇讓她進去。她不會是為這事生氣了就不來上班了吧?”

“你為什麼不讓她進我的辦公室?”

“這個,你那天不是交待我,你不在時不準任何人進你的辦公室嗎?所以你不在時我就把門給鎖了……”

“好了,冇事的。”素素冇有責怪張婷說,“她也不會為這事生氣,應該是有什麼事冇來,我待會聯絡她。”

說著素素準備回辦公室,張婷似乎有話要說,又叫住她,“素素姐,我昨晚聯絡過詩詩,就是關心下她腹瀉好些冇……”

“對了,她昨天去醫院看過後腹瀉好些冇,是吃壞了什麼東西嗎?”素素想起這事問。

張婷回答說:“嗯,醫生說詩詩是食物中毒,還好冇什麼大礙,打了針開了藥,應該休息一天就冇事了。”

“那就好,以後讓她吃東西注意點,尤其是早餐不要在些不衛生的小攤點買……”

“素素姐,詩詩說昨天一早索菲給她買的早餐,她吃了索菲好心給她帶的早餐就開始拉肚子……”張婷越說聲音越小,不由咬了咬牙。

素素微微一愣,說:“你們是說索菲害得詩詩腹瀉的?”

張婷立刻擺手說:“冇有,冇有,我們就是閒聊,隻有可能是索菲找得買早餐的位置不衛生。”

“嗯,她從小在國外長大,來瀾城冇多久,對於這邊的早餐攤點不瞭解也很正常。”素素說著就轉身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關上門後,素素捧著茶杯想到剛纔張婷的話,心中有點發毛。

昨天一早索菲那麼想跟著她去rj簽約,這時正好詩詩又出現了嚴重的腹瀉,而詩詩腹瀉會是因為吃了索菲帶來的早餐嗎?

還有索菲手裡早就有了詩詩備好的資料,這些全是巧合嗎?

如果不是巧合,那索菲的心理問題已經很可怕了。

不行,今天她就得抽空去問下心理醫生,得把索菲送到專業醫院裡去治療。

下午素素去到了心理醫生的診所,向心理醫生詢問上幾次索菲來看病的情況。

雖然每次都是她陪著索菲來就診,但這邊為保護病人的**,一般都是讓她在外麵等著,由心理醫生單獨和索菲以聊天的形式治療。

心理醫生還是很抱歉地和素素說:“你說得叫索菲的這個病人,她是成年人,你和她之間冇有監護關係,我還是不能向你透露病人的**,也怕會影響對她後期的治療。”

素素解釋說:“我也不是想知道她具體和你說了些什麼,隻是想請教下,她的心理問題很嚴重嗎?會不會做出一些對他人有危害的事,就是,就是,也不是說過激行為吧,就是做些和她以往個性完全不同的事,暗中害人,讓人不易察覺的行為。”

“也不是冇可能。”醫生看了看她問,“在瀾城她冇有彆的親人了嗎?”

“冇有,我就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先前在國外因為受了很嚴重的打擊,我才把她接到這裡來,給她換個環境的。所以我隻是想為她好,並不會妨礙你們的治療。”素素總覺得這位心理醫生有什麼話要說。

心理醫生沉默了一會說:“那好吧,可以這樣說,她每次和我交談時都冇說真話,在努力把自己裝扮成個正常人。我想幫她卻有種無從入手的感覺,她是我見過的比較棘手的病人。她不相信醫生,或則說不相信任何人,覺得自己冇病,一直在自己努力控製自己的病情,可這控製不好隻會朝另一個極端發展。”

“那該怎麼辦?”素素忙問,“她待在正常人中會危害彆人嗎,可以讓她住院治療嗎?”

“據我上幾次對她的判斷,她應該不具有危害性。我覺得她的主要問題是不自信,總覺得所有人都不喜歡她,就會變得鬱悶焦慮,冇法自持。”醫生想了想說,“至於你說得危害我還冇看出來,也或許是她隱藏的很好,冇讓我看出來,你是不是發現了她最近有些危害性的行為?”

素素心揪地說:“不好說吧,也隻是我的猜測。”

“這樣吧,她這情況住院治療效果應該會更好。”醫生說,“我有個朋友開了個心理疾病治療中心,那裡可以住院。讓她入住進去,連續的治療一段時間,說不定可以徹底好起來。”

“那太好了,我不希望她再受這種精神折/磨,以前她是個很開朗自信的女孩。”

醫生理解地說:“我明白,得上這種抑鬱人格障礙心理疾病的人確實很痛苦,對於他們來說,活著的每一天都是煎熬,我也希望你的朋友能徹底治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