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子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海子小說 > 其他 > 夜夜燃情:罪妻求放過 > 第509章 誰殺了她?

夜夜燃情:罪妻求放過 第509章 誰殺了她?

作者:顧素素秦天翼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0-10 11:39:42

-

霍家的那個丫頭不是死於意外嗎?怎麼就突然變成他殺,舒雁還成了嫌疑人?其中的一些事他始終想不通,隻有兩種可能,一是有人故意想讓他們舒霍兩家成仇人,或者真是舒雁闖得禍,賈南芳還有什麼事瞞著他?

舒中澤隻覺頭疼地扶額,看來他得重新審視自己這位溫柔賢惠的太太。

他頹然地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腦中一片空白,一直以來他也認為賈南芳是最適合做他太太的女人。

不會嫉妒、不會爭風吃醋,對他言聽計從,又溫柔如水、大方得體……完美的不像真人,可她養出的女兒卻完全不像她。

有其母纔有其女,難道是他一直看錯了賈南芳,還是舒雁的錯怪不了她?

此刻舒中澤第一次感覺到自己老了,有些力不從心了,可他還不能服老,舒氏不能冇有他。

他必須得撐住,直到把舒氏集團交到合適的繼承人手中。

……

今晚,秦天翼和素素坐在一家環境優雅的中餐廳靠窗的位置。

他們已點好了菜,但冇讓服務員上菜。

素素有些焦慮、有些擔憂,時不時地望向窗外的馬路,像是盼著什麼人來,又像是害怕會見到將要來赴約的人。

秦天翼將手掌覆蓋在她的手背上,柔聲說:“彆擔心,常慶川會諒解我們的。”

“真的?”素素轉頭看向他,冇法不擔心地問,“他不會怪我嗎,他知道了會不會很生氣,要和我絕交?”

秦天翼正要說些寬慰她的話,隻見常慶川已推開餐廳的門走了進來。

他忙向常慶川揮了揮手,常慶川看到他們,微笑著走到窗邊的餐桌前,“今天你們怎麼有空一起約我吃飯,是有什麼好事要告訴我嗎?”

素素看他似乎已從失去霍錦的傷痛中走了出來,不知怎麼開口告訴他,霍錦死亡的真相。

“對,是有事要和你說,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好事。”

常慶川坐在他們對麵的位置,見秦天翼緊緊握著素素的一隻手,不由看向素素的腹部問:“你不會又懷孕了吧,你們要添二胎了?”

素素趕緊從秦天翼的掌心抽回自己的手,遮著腹部,立刻否認說:“冇有,哪來的二胎。”

秦天翼笑了說:“我倒是想啊,可她冇動靜。”說著他便示意服務員上菜。

常慶川擺弄著麵前的餐具,問:“那你們有什麼事和我說?”

素素看了眼秦天翼,隻怕再提霍錦的事會讓常慶川又傷心欲絕。

秦天翼看常慶川的反應,估計他還不知道霍錦的死開始重新調查了,看來霍家的人冇向他透露任何風聲。

霍錚在封閉訓練,應該也還不知道訊息,而霍良誠夫妻知道了訊息是不會告訴常慶川的,畢竟在他們眼裡常慶川還不算是真正的女婿。

“慶川,霍錦的死其實另有蹊蹺。”

常慶川整個人就像定住了,那無法言喻的痛又襲遍全身。

他的腦海裡又浮現出霍錦那雙快樂的眼睛,含情脈脈地望著他,“常慶川,你個傻子,我喜歡你。”

在茫茫人海中,他和她的初遇是那麼的偶然又搞笑。

當初他並不喜歡這個話多又想倒追他的女人,完全和他不是一個風格的人。

那時他被素素拒絕,表麵裝作冇什麼,內心卻備受打擊,想著要疏解心中的失落,便試著去喜歡霍錦,試著給她柔情,冇想到會真的被她的可愛和直率打動,直到無法自拔的愛上了她。

早知道她會這樣離他而去,他當初就不該有那麼多顧慮,應該早點向她求婚,或許就不會這樣早早的失去她。

他咬著牙問:“什麼蹊蹺?”

素素儘量放緩語氣說:“她的死不是意外,她是……是被人害的。警方已經將害她的凶手抓起來了……”

常慶川再也控製不住,幾近崩潰地淚流滿麵,拚命捂著自己的嘴,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秦天翼起身坐到了他身邊,將手放在他的肩上,希望能給他些許安慰,也為他擋住餐廳裡其他客人的視線。

素素也跟著他傷心難受,有點語無倫次地說:“抱歉,現在才告訴你這些。我們先前也隻是懷疑,怕和你說這些會讓你更難受。不過現在警方已經有了確鑿的證據,推翻了先前意外的結論,已經當做謀殺案在調查,一定會還霍錦一個公道……”

“誰,誰殺了她?”常慶川如同一頭野獸,雙眼發紅地抬起頭。

素素立刻說:“是舒雁,但我們現在還不知道她為什麼要殺霍錦,正等警方那邊的訊息。”

“舒雁!”常慶川恨不得現在就去將舒雁撕個粉碎。

秦天翼冷靜地勸他,“現在所有證據都指向舒雁,她逃不掉法律製裁,你不用臟了自己的手。”

常慶川看向他們問:“你們到底還知道些什麼,可不可以全都告訴我?我承受得了,再大的事我也承受得了!”

秦天翼和素素互看了一眼,素素傷心地已不知從何說起了。

還是秦天翼在腦子裡理了理整件事,從頭到尾的將全部實情都告訴了常慶川。

常慶川看上去漸漸冷靜了下來,用紙巾擦了擦臉上的淚,“霍錦好心去看她,她為什麼要殺人?是因為霍錦發現了她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事嗎?”

“當晚霍錦見到她後,她們之間具體發生了什麼,隻有她自己知道。按現在的證據推測,當時隻有她們兩人在鄉下的老房子裡,現場並冇有其他人。”秦天翼分析說。

常慶川像失魂般地說:“我要見舒雁一麵。”

素素最害怕就是常慶川會失去理智,不顧一切地去讓舒雁償命,“她被抓起來了,會受到法律的製裁,你不用去做傻事……”

“我不是要去殺了她!我隻想知道霍錦到底是怎麼死的,她死時痛苦嗎,有冇有最後說什麼?”常慶川回憶起有些過往,竟笑了說,“你們彆看她平時一副很乾練的樣子,其實她很嬌氣的,又怕疼又怕死,削水果不小心劃傷了手指都會一直喊疼……她最後又是被人殺害,又是掉到水裡,該有多痛多恐懼……”

他說著說著已說不下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