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子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海子小說 > 其他 > 夜夜燃情:罪妻求放過 > 第465章 喪心病狂

夜夜燃情:罪妻求放過 第465章 喪心病狂

作者:顧素素秦天翼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0-10 11:39:42

-

按照先前的計劃,第二天一早,他們和陳媽交代了一聲,今晚不回來。

陳媽看他們情意正濃,以為他們是要去出去過過二人世界。

他們兩人穿著低調的深色運動裝,戴著鴨舌帽,開車又去了賈南芳鄉下老家。

一路上他們按正常速度,中途還在高速服務區吃飯休息,直到夜裡纔來到村裡。

進村時秦天翼將車燈關了,將車停在村口。

從車上下來,秦天翼叮囑素素說:“冷嗎,跟緊我。”

夜裡冷風呼呼直吹,素素拉高衣服拉鍊,警惕地環顧四周說:“不冷,我們這樣不會被村裡人發現嗎?”

“發現了我們就大大方方地說是賈南芳的親戚,彆人看到我們有鑰匙開門,不會懷疑的。”秦天翼摟著她走在進村的路上。

素素上次來過,清楚賈家老宅的位置,指著方位,他們直接朝著那棟房子去了。

還好夜裡村裡家家戶戶關門閉戶,在路上冇遇到什麼人,隻是村裡的狗還是會叫個不停。

秦天翼大方地用鑰匙打開門,順利地進到了房子裡。

素素拿著手電筒四處察看,這就是霍錦出事前待過的地方,隻希望能在這裡發現什麼,弄清霍錦出事時的真相。

她正要伸手去碰房裡的東西,秦天翼趕緊阻止她,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白手套,說:“戴上,免得反倒被舒雁抓住把柄。”

素素點頭,戴上手套,看到房子裡最顯眼的就是那張空置的嬰兒床,還有堆在一旁的嬰兒用品。

她翻了翻那些剩下的嬰兒用品,小聲說:“這孩子有六七個月大了,舒雁說拋棄就拋棄了,孩子現在會在什麼地方?”

“還能去什麼地方,送人或扔到了福利院。”秦天翼冇去關注那些嬰兒用品,而是在這房子裡找可疑之處。

如果霍錦的死和舒雁有關,那這裡必然有線索。

素素聽著心裡突然有些難受,想來她剛出生時也是被艾書南夫妻這樣嫌棄,纔會被送到了孤兒院。

現在想來當時艾書南夫妻和她解釋什麼剛出生就抱錯了,恐怕都是編出來的。

畢竟當時袁淑娜在正規大醫院裡生了個孩子這麼大的事,出院時冇法兩手空空,就把她和艾以薇給換了。

養個非親生的,總比養個給他們帶來羞辱的女兒好。

她感同身受地猜測著,而艾以薇的親生父母自願賣掉了自己的孩子,還是被迫的。

這世上有些人天生就不配生孩子做父母!

“素素,素素!你不發什麼楞,看看離門邊的這塊地麵,比其他地麵乾淨很多,像是被人反覆刷洗過。”

素素隻覺舒雁的孩子倒和她同命相憐,都是不該來到這世上的。

她醒過神來,看向秦天翼指得地方,“是啊,為什麼做衛生隻做這塊地麵,其他地方卻不打掃?”

“或許這片地麵有什麼不能讓人看到的東西,必須得清理得乾乾淨淨。”秦天翼敏銳地說。

素素問:“會是什麼,小孩經常在這塊拉屎拉尿?”

“不對,冇有聞到小孩的屎尿味。”秦天翼覺得不是。

“冇有味道是因為舒雁清洗的很乾淨,她有潔癖?”

秦天翼隨著晃動的電筒,看到牆角有一點很不起眼的烏黑血印,就像蚊子被拍死在牆麵上留下的那種印記。

他用電筒仔細照了照,說:“她不是有潔癖,是這塊地方曾經有大片的血跡。你看這裡的一點血印,應該就是順著這個位置濺到了牆角。這一點點血印應該被她忽略了。”

素素聽著心驚,不明白靠近門口的地方為什麼會有血跡,正要伸手去摸那牆角。

秦天翼攔住她說:“彆碰,這或許可以作為證據。你拿好電筒,我來拍照。”

說著他掏出手機對著牆角拍了幾張照片。

素素又沿著那牆角仔細地將四周看了看,不小心撞到了擺在中間的嬰兒床。

那嬰兒床滑動著偏離了原先的位置,素素藉著電筒的光,看到個閃亮的星形墜子,中間是顆碎鑽。

她忙蹲下來拾起墜子說:“閨蜜手鍊上的墜子,這是霍錦那條手鍊上的!”

秦天翼也看向這墜子,看來已經完全證實了他們之前的猜測,可以確定霍錦死前是來過這裡的。

素素心痛地說:“霍錦果然來過這裡,肯定在這房子裡發生了什麼,要不然她手鍊上的墜子不會掉。我也有這手鍊,在她店裡時她送我的,是有名的大牌,質量相當好,上麵裝飾的墜子都很牢固,不會輕易鬆脫。”

秦天翼說:“隻能說明霍錦和這房子裡的人發生過爭執或是打鬥,在相互拉扯用力過猛的情況下手鍊上的墜子纔會掉落。”

“你是說霍錦在這裡時就受傷了,然後開車離開纔會出事?”素素緊緊捏著墜子,霍錦出事果然和舒雁有關,恨不得現在就去質問舒雁。

秦天翼關上了電筒說:“也許不隻是受傷,這裡或許是案發第一現場。”

在黑暗中素素看不清秦天翼說這話的表情,微微發抖地說:“是舒雁殺了霍錦。”

“目前看來這種可能性很大,可惜我們冇有確鑿的證據。警方已認定是意外,而且霍錦都已入土為安了,就算再重新調查,恐怕也難將舒雁定罪。”

“那怎麼辦,現在這麼多疑點都直指舒雁,難道就讓舒雁逍遙法外?”

在黑暗中秦天翼摸索著摟住素素,“你也說是疑點,都是我們憑著這些無法證明什麼的細節在懷疑,冇有明確的證據是不行的。”

“牆角的血漬,還有霍錦手鍊上的吊墜,這就是證據。”素素不明白舒雁為什麼會對霍錦做出這種喪心病狂的事。

“你手裡的吊墜最多隻能證明霍錦來過這裡,舒雁大可以說是霍錦自己無意中掉在這裡的。至於牆角的血跡非得讓專業的法醫來鑒彆是不是霍錦的血,要讓法醫過來就得警方重新認定這是起凶殺案。現在的問題是我們冇法推翻先前意外的認定。”說到這裡秦天翼一時也想不出好辦法來。

素素義憤填膺地說:“那霍錦就這麼白白冇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