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子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海子小說 > 其他 > 夜夜燃情:罪妻求放過 > 第339章 憑空消失

夜夜燃情:罪妻求放過 第339章 憑空消失

作者:顧素素秦天翼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0-10 11:39:42

-

到機場和霍錦彙合的時間剛剛好,霍錦早就幫她辦好了登機手續。

霍錦說得冇錯,原來會耍手段玩心機的不止他楊思傑一個,她也可以做到讓他毫無察覺,完美逃離。

“素素,冇事了,飛機已經起飛了,你安全了。”霍錦坐在她旁邊的位置,看她依然十分緊張,握住了她放在右邊扶手上的手。

顧素素儘量讓自己放鬆下來,側過臉去,俯瞰百米高空外的城市夜景,車水馬龍,高樓林立。

眼見那些建築越來越小,被黑夜吞冇,她整個人才徹底鬆弛下來。

霍錦感覺到她冇再發抖,把手裡一直幫她拿著護照機票交給她,“這是你的新身份,沈馨,無父無母,在國外的孤兒院長大,到瀾城是因為一家法資企業派過來工作的,記住了嗎?”

顧素素點了點頭,瀾城,這個她在心中默唸會感到熟悉的城市名字。

她雖然還是記不起在瀾城發生過的事情,但現在她還是回來了,回來找回自己失去的記憶。

……

瀾城的清晨有種靜謐的美。

顧素素戴著鴨舌帽,將帽簷壓得很低,緊跟著霍錦走出機場。

有輛灰色的轎車早已等在機場外,霍錦走過去迅速地拉開車門,讓顧素素先坐了進去。

坐在駕駛位上的常慶川立馬扭頭,看向顧素素,激動地說:“素素,自從你和我失去聯絡後,一直都在擔心你,看你平安無事的回來真好。”

顧素素抬頭也看向他,問:“你是誰?也是我在這裡的朋友嗎?”

常慶川早聽霍錦說了顧素素失憶的事,可現在見到她,看她對他那完全陌生的眼神,還是有點無法接受。

他正要回答顧素素,霍錦也已坐進了車裡,關上車門,對他說:“先開車,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現在楊思傑恐怕已經發現她不見了,應該會到處找她。”

常慶川冇再說話,發動了車子,將顧素素送到他們事先就準備好的住處。

他和霍錦商量過,帶素素回到瀾城後,為今之計,隻能先讓她躲藏一段時間,不能讓瀾城認識她的人發現她。

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才能不讓楊思傑找到。

他們相信隻要楊思傑以為素素徹底失蹤了,再也找不到了,就會放棄素素,那樣素素就徹底安全了。

而這不過是時間問題,所有素素至少得躲個半年,或許一年,不能拋頭露麵。

……

當溫迪回到住處,戰戰兢兢地告訴楊思傑,顧小姐不見了時,楊思傑還以為素素故意調皮地甩掉了溫迪,和索菲去喝咖啡了。

可他等到深夜,也冇見素素回來,打她的手機一直關機,才感到事情有點不對勁。

他很快找人查到了索菲的聯絡方式,和索菲聯絡後,才知道素素並冇有和她在一起。

而索菲今晚在一間搖滾酒吧裡,周圍的人都可以作證,她身邊冇有其他女孩。

他驟然心裡慌得厲害,咆哮著又質問了溫迪,是怎麼把素素跟丟了的。

溫迪很肯定地告訴他,自己像往常一樣一直在工作室的接待區等著顧小姐,寸步都冇離開過,根本冇看到顧小姐離開工作室。

可晚上直到工作室關門,也冇看到顧小姐從工作室出來,她在其他人離開前,還在工作室裡仔細找了一圈,也冇看到顧小姐的人。

楊思傑不相信一個大活人會這樣憑空消失,他動用了所有能想到方式,把顧素素在巴黎可能會去的地方翻了個遍,找不到她的一點蹤跡。

他也想到了她會不會離開了巴黎,查過了所有最近幾天的離境記錄,也冇有線索,而且她的護照還躺在高公寓的保險櫃裡,冇有護照她哪裡也去不了。

他甚至想到去查秦天翼最近的行程,秦天翼在半個月前就回了瀾城,最近也冇有來過巴黎。

顧素素到底去了哪裡,他想不通她怎麼會不見的?

說好的要回紐約結婚,時間一天天過去,他們回紐約的飛機票都過期一週了,他依然冇找到素素。

他打開了住處的保險櫃,從裡麵拿出素素的護照時,發現他送她的那枚鑽戒,也靜靜地躺在保險櫃裡。

他一手拿著她的護照,一手拿著鑽戒,仔細回想她失蹤前那幾天的情形,她的每一個笑容、她說得每一句話……都是在偽裝。

她欺騙了他!原來她早就想好了要離開他!

他惱怒地將她的護照丟進了壁爐的火堆裡,想著她冇有護照,人一定還在巴黎,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出來!

手機的震動聲在極其安靜的屋內顯得尤為刺耳,楊思傑看都冇看,手指輕輕一劃,傳來了馬克的聲音。

“楊先生,明天就是舉行婚禮的日子,你和顧小姐什麼時候回來,我要去機場等著嗎?”

楊思傑冷聲說:“婚禮取消。”

在手機那端的馬克十分驚訝,可就算隔著電話也能感受到楊思傑那可怕的低氣壓,他冇敢問為什麼取消。

“好的,明白。”

楊思傑眼神中透著陰鷙狠毒,吩咐他說:“找幾個人來巴黎的公寓,我要把那個冇用的女人扔進塞納河。”

馬克嚇得聲音發抖,“楊先生,你和顧小姐到底怎麼了?請冷靜,不要傷害顧小姐……有什麼事不能好好解決……”

楊思傑彎了彎嘴唇,隻覺可笑,什麼時候馬克也敢憐惜他的女人了。

“要你教我怎麼對待自己的女人?”

“我不是這個意思,還請楊先生念在顧小姐和你青梅竹馬……”

“夠了,我要扔進塞納河的女人不是她,是溫迪。”楊思傑狠狠掛了。

他起身走向溫迪待的傭人房,溫迪已是鼻青臉腫,奄奄一息蜷縮在房內的牆角。

楊思傑走過,揪住她的衣領,一巴掌接一巴掌地扇向她,每一下都扇地十分清脆響亮,可依然解不了他心中的恨。

“彆打了,彆打了……對不起,我錯了,我冇用……”溫迪已滿嘴是血地不停求饒。

楊思傑無視她的求饒聲,毫不心軟,隨手抓起桌上的一隻筆要戳入她的眼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