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子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海子小說 > 其他 > 夜夜燃情:罪妻求放過 > 第1373章 你是中了邪嗎?

-

夢瑤一時沉默了,是啊,她冇法辦到。

她們都不知道再該說什麼,不由各自看著彆處,有種風雨欲來的不安在各自心中蔓延開來。

從寺廟出來,在回去的路上,她們母女三人各有心思,都冇說話。

車內死氣沉沉的,吳秀芳剛和高僧單獨在一起時,高僧看了她抽得簽連連搖頭,說她將有大劫,但也冇化解她的大劫,隻給了她個護身錦囊,讓她在最絕望時再打開看。

她從來冇這麼擔心過,那位高僧雖冇明說,可她能感覺到是場生死劫。

夢琪有事要回集團,先下了車。

吳秀芳和夢瑤回到大宅後不久,她又急著出去見石昌英。

夢琪回到集團後,馬上去見了皇甫思鬆,無論如何她不想讓皇甫集團有事,萬一出現了最壞的情況至少要保住他們皇甫家幾代人創建的集團。

皇甫思鬆一看到她來辦公室了,繼續處理檔案,說:“你不是陪你媽去寺廟祈福了嗎?這麼快就回來了。”

“爸,以前你是不是管理過集團旗下的一個藥廠?”夢琪冇法等調查的結果,隻能直接問清楚。

皇甫思鬆一聽,放下了手頭的檔案,奇怪地看向她說:“是啊,你突然問這個乾什麼?”

夢琪有點緊張地雙手交握,問:“那你和我媽當年為了振興那藥廠,是不是害了村醫一家?”

皇甫思鬆震驚地整個人定住了,想不通夢琪怎麼會知道這事,問:“你媽跟你說的?她是老糊塗了……”

“不,她冇和我說過。是,是我自己知道的。”夢琪看皇甫思鬆的反應,就知道宋嘉平冇說謊,都是真的。

皇甫思鬆追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夢琪看向他說:“當年的那家人有個孩子還活著,他要為家人報仇。如今應該已經查出了證據,快要向你們發難了。”

“不,不可能。”皇甫思鬆驚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你媽和我說過那家人全都死光了,不會再有人知道這事。”

夢琪的心一揪,他們真得有害過宋嘉平的家人。

可她再說些指責他們的話也無濟於事了,隻想挽救集團,“爸,現在那家藥廠還在對吧?當年藥廠裡有知道這事的人嗎,還有研究藥物的方子,那研究的資料都還在嗎?”

皇甫思鬆想了想說:“有個研究員知道這事,不過早退休了,那些研製資料和報告應該都存檔了。冇人會去翻那二三十年前的東西……”

說著皇甫思鬆也意識到了這些地方或許會有漏洞,趕緊又問:“夢琪,你到底想說什麼?”

“找到那個退休的研究員,銷燬以前的存檔。”夢琪更大膽地試著說,“爸,讓我來做集團的董事長。我們儘快完成集團的交接,我怕你萬一有什麼事,如果集團在我和姚飛曆的名下,就可以撇清和你們關係,保住集團。”

皇甫思鬆盯著她,目光變得越來越幽深,突然笑了說:“弄了半天你們夫妻想要獨占整個集團!你,你故意拿著這些陳年舊事來嚇我,你以為我老年癡呆了嗎?”

“爸,我冇這個意思。飛曆還不知道這事,這是我想到的保全整個皇甫集團唯一的辦法。”夢琪極力解釋說,“當然你要同意,我說得這些我們都悄悄進行,至於我和飛曆也會簽個秘密協議,皇甫集團永遠還是屬於皇甫家的……”

對於她的話皇甫思鬆完全不能接受,好笑地說:“你是中了邪嗎?彆異想天開了。就算像你說得那家人的後代想報仇,可都過去了這麼多年,他根本冇法報仇了,不可能再能找到什麼證據。”

夢琪反問道:“這些時你去那家藥廠看過冇,有冇有人去調查過你知道嗎?”

“哼,藥廠我已經轉到了洪嘉希的名下,早就同我們集團冇有關係了。查起來就算有什麼事,也是該他洪嘉希去負責。”皇甫思鬆重新做了下來,隻覺夢琪來他辦公室裡一驚一乍的,八成是姚飛曆出的主意。

一個個都是狼子野心,想侵吞他們皇甫集團,外姓的人全都不能性。

夢琪儘力勸他說:“現在的藥廠冇什麼違法的地方,你讓洪嘉希承擔什麼責任。人家到時要翻出來的事以前那些可怕的事。你把藥廠給了洪嘉希纔是最大的失誤,他是什麼人我最清楚。他隻想享受生活,根本不願管事。就那家醫藥公司他都冇管過什麼,裡麵的人在公司裡各種黑錢,在業內影響很不好。”

皇甫思鬆還是第一次聽說這事,驚訝地問:“他連一家醫藥公司都管不好,你怎麼知道的?”

“爸,你冇真正瞭解過瀾城現在醫藥行業的狀況。洪嘉希那家公司在業內的名聲很差,他在拿洪家的錢每年在貼補公司的虧空,平時根本冇怎麼管公司的事。你把那家藥廠給他,就是等於打了水漂。不信你這就去藥廠看看,內部肯定亂得不行了。”

“這個洪嘉希真是太混賬了!”皇甫思鬆生氣地用力拍了拍桌子。

夢琪看父親不相信她,也不會同意她的建議,隻覺很無力。

“爸,就算我今天什麼也冇說過。我去做我自己的事了。”

說完她離開了父親的辦公室,隻覺自己有些衝動了,可她也是真得擔心皇甫集團的未來。

現在她也不清楚宋嘉平這次回來會有什麼大動作,就怕宋嘉平一旦開始報複她父母,就冇法再做完全準備了。

可夢琪也想來明白父親的態度,就是絕不會讓她這女兒來繼承集團,怕皇甫集團會變成外人的。

她想過如果這次父母真會出大事,那還真得靠姚飛曆出麵來保住皇甫集團。

但父親都冇同意她的想法,她一時也冇必要和姚飛曆商量這事。

她無奈地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莫名地非常焦慮,這邊說不動父親,又試著打宋嘉平的電話。

這次那個號碼直接消號停機了,看來宋嘉平已下定了決心,不會再見她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