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子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海子小說 > 其他 > 夜夜燃情:罪妻求放過 > 第1292章 這個土氣的名字

-

皇甫思鬆想到什麼,問:“那個黛西現在幾個月了,可以做胎兒的DNA了嗎?”

“冇那麼快,還得等一個月。”吳秀芳回答道。

皇甫思鬆說:“要這孩子真是少華的,我們也算有後了。要是黛西捨不得孩子,你到時就多給她些錢,足夠她以後再找人,或一輩子的生活。”

“好,我知道。現在我讓人把她當皇太後一樣伺候著,一定會讓她平安生下這孩子。”吳秀芳一聽皇甫思鬆竟然還要給那女的錢,覺得可笑,要不是因為她肚子裡的孩子,也不會讓她這麼享受的活著。

“那就好,你去和他們年輕人多說說話,彆再為少華的事太傷心了。”皇甫思鬆說著就低頭處理公事了。

吳秀芳黯然離開了書房,自從少華不在後,她和皇甫思鬆之間產生了微妙的隔閡,總覺不如以前那般恩愛。

姚飛力看到夢琪先從夢瑤的房間出來,等她走近時問:“幫夢瑤參考完了?”

“嗯,她還在房間裡收拾。時候不早了,我們也該回去了。”夢琪拉起他,要去和父母告彆。

這時母親吳秀芳也從書房出來,到大廳看到隻有他們三個,問:“瑤瑤呢?”

“媽,她在自己房間,待會就出來。我和飛力該回去了,我們去和爸打聲招呼。”夢琪說。

“好,那你們進書房前先敲門,你爸正在處理公事。”

夢琪說:“都回家了,我爸也不歇下,身體能撐得住嗎?”

“我說他也不聽,你爸還以為自己年輕,每天在書房忙到一兩點,比你們年輕人精力還好。”

“爸平時都堅持鍛鍊吧,身體太棒了。”姚飛力稱讚道。

吳秀芳笑說:“對,老頭子年輕時身體還要好,就是當飛行員的身體素質。你們快上找他吧,他一旦投入到公事中,就不想任何人打擾的。”

夢琪拉著姚飛力趕緊去書房,和父親告彆。

吳秀芳坐到洪嘉希身邊,問了些,洪家老爺子身體好不好之類的閒話。

洪嘉希和她一邊閒聊,一邊不時地望向樓上夢瑤的房間,心知她找夢琪去房間,應該還是在關心宋嘉平的事。

據他所知宋嘉平的母親已經病逝,前兩天宋嘉平也獨自離開了瀾城,坐得是國際航班,應該去了國外。

他原本心安了不少,想著宋嘉平還算識相,冇有再糾纏夢瑤,否則他不會讓就這麼輕易走掉。

“嘉希,嘉希!”吳秀芳看他心不在焉,連叫了他幾聲說,“你在聽我說話嗎?”

“在,在,伯母。”洪嘉希回過神來說,“我媽是已向您負責的慈善協會提交了申請,她也想加入儘一份力。”

“那太好了,如果她的申請通過了,我會聯絡她的。”吳秀芳看出他的心思說,“要不我上樓幫你叫下瑤瑤,這孩子一回房間,估計是犯困睡著了。”

“伯母,那麻煩你上樓幫忙看看,要是她睡了就不用打擾她,我改天再來拜訪。”洪嘉希感激地說。

吳秀芳說了聲好,便起身想上樓去看看。

這時夢瑤的房門從裡麵打開,夢瑤走了出來。

吳秀芳抬頭望著她說:“你在房間裡乾什麼,快下來。嘉希都等你半天了。”

“剛給大姐看了我新買的時裝和首飾,收拾了一下。”夢瑤下樓時掃了掃大廳,問,“大姐和姐夫呢?”

“他們要回去了,在書房和你爸說一聲。”吳秀芳回答說。

夢瑤快步走下樓梯,來到洪嘉希身邊。

“嘉希,我以為姐夫還在陪你說話。”

“冇事,你要累了先休息,我和夢琪姐他們一起走。”嘉希體貼地攬住她。

夢瑤冇挽留他說:“好吧,最近單位的事有點多,我們週末再約。”

嘉希暗暗愣了下,鬆開了她,有點尷尬地說:“好。”

正好夢琪夫妻已從書房出來,夢琪望著嘉希說:“和我們一起走嗎,還是捨不得瑤瑤要多陪她一會?”

“一起走。”嘉希的尷尬被緩解了,又笑著同悶氣夫妻一起離開了。

等他們走了後,吳秀芳纔開口說:“你怎麼對嘉希忽冷忽熱的,剛纔也不挽留下,嘉希多尷尬啊。”

“時候也不早了,難道我還留他在我們家過夜不成?”夢瑤心裡很亂。

吳秀芳說:“過夜也行啊,我們家的房子這麼大,還找不出一間空房讓他睡一晚?”

“媽,我累了,想休息。”夢瑤重申說,“我不過是答應了再做他女朋友試試,還冇到那一步,你就彆起鬨了。”

吳秀芳聽她這樣說,隻覺不太對,說:“什麼叫試試,他們洪家和嘉希都以為你是迴心轉意了,已經把你當準媳婦看。你可不能又去想那個宋嘉平,這樣會傷害到嘉希的。男人把自尊心看得比什麼都重,你要再傷了嘉希的自尊心,他性子再好也會……”

“好了。”夢瑤打斷了她,嫌她囉嗦道,“我知道了,我不會腳踏兩隻船欺騙他的感情,有什麼都會和他說清楚。”

說完又跑上樓回房了,吳秀芳望著她的背影,有點擔心地說:“這孩子怎麼這麼死心眼,也不知道那個宋嘉平有什麼好?”

她正歎氣搖頭時,手機響了。

吳秀芳以為是慈善基金會的闊太太打過來的,看也冇看就接了。

“李春杏,你還記得我嗎?”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傳了過來。

吳秀芳聽到有人叫她李春杏,仿若回到了前世,如同一枚驚雷在腦子裡炸開。

這個土氣的名字有多少年冇人提起了,她早就忘了自己的還曾叫過這個名字!

“你是誰?”她的聲音抖得像篩子。

對方說:“你不用管我是誰,祝琴和她的兒子冇有死。他們還活得好好的,隻要我讓他們站出來說出真相,你就全完了。”

“什麼……你說什麼?我完全聽不懂,你打錯了吧,什麼李春杏,我不是,也不認識這個人。”吳秀芳強壯鎮定地說。

“既然這樣那就冇什麼好說的。”對方果斷地掛斷。

吳秀芳隻覺腳發軟得,站都站不穩了,趕緊找能扶得東西,讓自己穩住,慢慢癱坐在沙發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